黔南州信息網|www.cyjldx.icu

首頁 > 最新信息 / 正文

虎門海戰:大清海盜張保仔的最后狂奔

網絡整理 2019-07-02 最新信息


虎門海戰:大清海盜張保仔的最后狂奔


19世紀初,世界各地都處在戰火紛飛的多事之秋。拿破侖戰爭幾乎將整個西半球拖入長期軍事對峙,東方的白蓮教起義也讓清帝國疲于奔命。位于兩個不同文明體系間的珠江口,也不可能因此而獨善其身。日益嚴重的海盜問題,幾乎同時讓清朝和澳門的葡萄牙人感到非常棘手。

最終,沖突升級為1810年初的虎門海戰。其結局也在諸多方面,成為了日后不同歷史橋段的預演。

兩個世界的邊緣

虎門海戰:大清海盜張保仔的最后狂奔

16-19世紀 澳門都是兩個獨立世界體系的交匯點


從16世紀中期開始,澳門就是東亞與外部世界交流的主要口岸。從另一個角度而言,以這座小城為中心的珠江三角州地帶,也是兩個世界的邊緣。這里既是貿易的交匯點,同時也在扮演不同文明間的緩沖區。

既然是一個諸多文明和經濟模式交融的地方,就容易存在雙方都不愿意看到的情況。活躍在廣東沿海的各海盜集團,就讓清朝官方與澳門當局都感到頭疼。由于此地一直非常倚重海洋經濟,所以無論帝國的海禁政策如何實施,都從未杜絕類似的團體重生。等到王朝的步入控制力下降的中后期,那么海盜的數量、規模和活動空間都會隨之膨脹。尤其是在世界局勢紊亂的19世紀初,珠三角幾乎成為這些走私劫掠船隊的天堂。


虎門海戰:大清海盜張保仔的最后狂奔

白蓮教叛亂讓清朝被迫從其他地方抽調資源和兵力


張保仔的崛起,就得益于這樣的時代背景。他早年加入的鄭一集團,雖然有很大規模,卻不敢在行為上過于放肆。直到清朝陷入白蓮教之亂,無力在邊緣區域保持強大的軍事存在,這個紅旗幫勢力才正式開始野蠻生長。加上張保仔在鄭一死后,成功的和鄭一嫂成為姘頭,幾乎變成了珠江口的最大野生力量。海盜們也開始襲擊那些往返固定航行的外國商船。作為澳門宗主的葡萄牙人,本土正陷入了拿破侖戰爭。其影響從可大西洋海岸,一直輻射到東方的印度和南洋群島。在很大程度上也限制了歐洲國家對珠江口海盜的反擊力度。

1805年,隨著清朝解決了白蓮教問題,開始著手加強對沿海地區的管控。受到新一輪海禁影響的紅旗幫,自然將壓力轉嫁到澳門和所有西方商船身上。因此,即便很難迅速得到有力支持,澳門的葡萄牙當局還是被迫對張保仔的勢力進行反擊。


虎門海戰:大清海盜張保仔的最后狂奔

澳門本地守軍使用的 中西結合帆船


1807年5月,由巴雷托指揮的2艘小型戰艦,就在澳門附近水域同數十艘紅旗幫的海盜船遭遇。雖然2艘戰艦都是改良版中國式帆船,但在武器和人員素質上更勝一籌。因此張保仔的部下輸掉了他們與澳門當局的首次大規模交鋒。

但紅旗幫的勢力卻沒有得到任何遏制。因為他們還是能夠依靠走私或掠奪來的歐洲槍炮,不大擊敗偶爾趕來攻伐的清軍水師。加上歐洲局勢的最新變化,讓巴雷托率領船隊遠赴巴西去向國王若昂四世效忠。張保仔的隊伍就得以繼續在珠江口為所欲為。


虎門海戰:大清海盜張保仔的最后狂奔

因拿破侖戰爭而被迫赴巴西避難的若昂四世


首次強勢反擊

虎門海戰:大清海盜張保仔的最后狂奔

戰爭期間 英軍也乘勢進占開普敦 錫蘭和馬來亞


1808年,來自印度的英軍抵達澳門,并短暫的對此城施行武裝保護。他們的目的并非在于打擊海盜,而是為了控制歐陸國家的外海基地,斷絕任何可能與法國勢力的勾兌。此類行動也發生在荷蘭控制下的開普敦、錫蘭和馬六甲,澳門不過是整體計劃中的小小一環。

英軍的到來,在客觀上減輕了葡萄牙守軍的重擔。此前,他們必須將活動范圍限制在澳門的炮臺射程之內。防止過度出擊,讓本島變得兵力空虛。但英軍的強行入駐,讓這個問題不復存在。加上來到澳門的各國商船主都強烈抗議,葡萄牙人決心徹底解決張保仔的紅旗幫船隊。在所有準備工作完成前,又有1艘來自東帝汶的葡萄牙商船被海盜劫持,全部成員都在抵抗中遇害。這讓澳門當局加快了行事速度,并祭出了強于此前的船隊規模。


虎門海戰:大清海盜張保仔的最后狂奔

19世紀初的葡萄牙海軍服飾與護衛艦


1809年9月,炮兵上尉何塞被任命為新澳門艦隊的指揮官。他的兵力包括了3艘純西式的小戰艦、39門火炮和250名中葡船員。在英軍答應助戰的情況下,較大的公主號和貝利薩里奧號離開澳門,連夜尋找在附近水域活動的張保仔船隊。至于較小的羅拉號,則專門為2艘護衛艦提供補給。

葡萄牙人很快就遭遇到在附近巡弋的海盜船襲擊,后者不僅在船只結構上參考了西洋技術,也幾乎裝備了全部的歐式武器。但面對護衛艦級別的對手,他們還是在戰力上落入下風。部分海盜便選擇避開強敵,轉而尋找只裝有5門火炮的羅拉號下手。但30名船員一直拼死抵抗,直到只剩8名幸存者時,掙扎著抵達了澳門炮臺的射程內。隨即,新的一批海員接管了這艘小船,并在第二天又重回戰斗位置。


虎門海戰:大清海盜張保仔的最后狂奔

首批被武裝起來的 公主號護衛艦


1809年9月15日,3艘葡萄牙小船遭遇到迄今為止的最強對手。足足200艘大小不一的紅旗幫船隊,企圖將他們包圍并發起了一整天追擊。盡管兵力嚴重不足,葡萄牙水兵還是依靠更好的線膛炮還擊,在海上不斷同海盜們迂回周旋。后者的火炮數量眾多,但來源非常復雜,從16-19世紀間的型號都有。加上海盜從未接受過良好的射擊訓練,在顛簸的海上很難命中目標。等到太陽西沉,所有人便驅船返回位于珠江口以內的基地。何塞帶著他的小型艦隊,心有余悸的返回了澳門。

由于這場沖突的規模和結果,引起了廣州的清朝地方官注意。擔任連廣總督的張百齡,要求在珠江內側施行物資封鎖,同時派人聯絡澳門守軍。雙方達成一致,葡萄牙人將船隊規模擴大到6艘,清軍也出動60艘水師戰船協助。


虎門海戰:大清海盜張保仔的最后狂奔

19世紀的中國式帆船 也開始吸納大量的西方技術


激戰虎門

虎門海戰:大清海盜張保仔的最后狂奔

19世紀前期的虎門海峽油畫


1809年11月,澳門總督盧卡斯將艦隊規模擴大為6艘護衛艦。760名中葡船員與120門火炮,讓他們敢于直接沖入珠江口尋敵。清軍水師則與他們約定,從內側的上游出發,里應外合的進行夾攻。于是,擔任澳門首席法官的米格爾便親自率軍出征。

29日,葡萄牙人開始接近位置險要的虎門。由于深知西方船隊的威力遠在清軍之上,張保仔派出大批海盜攔截逆流而上的澳門艦隊。然而,虎門附近的海峽地形,在很大程度上限制了海盜們發揮。他們無法展開優勢兵力,而是需要在兩岸之間排隊進入射程。加上海盜雖然擁有西方火炮,但大口徑武器依然部署在船頭位置,自然更加傾向于集團沖鋒后進行跳幫肉搏。葡萄牙護衛艦則依照經典的戰列線理念,一字排開的封鎖海峽。用部署大量火力的側舷形成防線,朝著聚集在一起的海盜船密集射擊。雖然大口徑火炮同樣稀缺,但憑借射速、精準度和專門殺死人員的葡萄彈,成功將紅旗幫攔在海峽內側。


虎門海戰:大清海盜張保仔的最后狂奔

19世紀的護衛艦 有足夠實力擊敗普通海盜船


在15艘船被擊沉后,張保仔的艦隊一度出現潰散。靠著大型指揮艦的策動,全體成員又在葡萄牙戰艦的射程外完成了重組。接著,過程與前次類似的激戰又發生了一遍。這個細節足以說明,遠東在19世紀時的海戰策略依然與公元前無異。三國與六朝時期的長江水戰陣型,幾乎被海盜們自然復刻到了珠江海口。可見雙方在理念上就存在巨大差距,很難依靠器物的修修補補和簡單的堆砌數量就獲得平衡。

如果清軍水師在戰斗中順流而下,就可以讓不可一世的張保仔全軍覆沒。但在澳門艦隊奮戰9小時后,他們依然沒有姍姍來遲。迫于無奈,葡萄牙人在彈藥即將耗盡前離開。嚴重受挫的海盜們也不敢發起追擊,任由對手安全撤回澳門水域。


虎門海戰:大清海盜張保仔的最后狂奔

清軍水師在整個軍事行動中都無所作為


實際上,清軍一直對張保仔船隊的規模和戰斗力都非常忌憚。出于保存實力的需要,他們并不情愿自己親自動手,只能靠澳門船隊充當一線剿匪力量。畢竟,珠江上游已經被大致封鎖,海盜們如何不能沖破下游的攔截,就會被困在當中飽受物資耗盡之苦。

為此,張保仔在12月11日率領200艘船的艦隊再度出擊,以極大的聲勢逼近澳門本島。結果在開闊的水域,葡萄牙護衛艦又擊沉了他們的15艘船,迫使其他人都逆流逃回虎門附近。張保仔自知形勢危急,單方面向澳門傳達了求和之意。在被當地總督拒絕后,其內部也開始出現了嚴重分化。最終,之前加盟他們的黑旗幫向廣州官府投誠,加入到清軍水師一邊。


虎門海戰:大清海盜張保仔的最后狂奔

雙方的戰術理念差距 在布陣上非常明顯


最后一搏

虎門海戰:大清海盜張保仔的最后狂奔

西方素描上的張保仔形象


時間進入1810年,紅旗幫的船只又在一系列小規模沖突中被頻頻擊敗。葡萄牙人也不再深入內河求戰,而是將艦隊部署在東面的大嶼山附近。這樣就可以和澳門的炮臺互為犄角,形成一道下游的封鎖鏈。

眼看部眾就有挨餓和分崩離析,張保仔在1月21日發起了最后一搏。這次,紅旗幫及其附屬海盜團體幾乎傾巢出動,其兵力達到了史無前例的300艘船和20000多部眾。船上或單兵使用的槍炮也多達1500門。他們選擇避開澳門的岸基火力,直接撲向停靠在大嶼山的葡萄牙船隊。因為只有干掉這6艘西洋護衛艦,才能確保自己的成功突圍。在發現這些目標后,大量的海盜船便開始兩翼迂回,準備讓對方被困在艦隊與島嶼之間。


虎門海戰:大清海盜張保仔的最后狂奔

虎門的海盜 被清朝和澳門封鎖在珠江口內


葡萄牙人面對這一突然起來的反撲,在慌亂中也發生了康塞科號擱淺事件。為了自保和幫助友軍,其他船迅速準備好用一側的火力反擊。他們故意等對方靠到很近的位置,才集中發射所有的槍炮。過于集中的海盜船,再次面臨前后阻隔問題。當靠前的戰艦被炮彈打的千瘡百孔時,后面的同伴卻無法開火射擊敵軍。利用他們的混亂,葡萄牙人將擱淺的船只拖出,從而增強了己方的攻擊力度。但紅旗幫的數量依然非常巨大,絲毫沒有因畏懼火力而表現出退怯的意思。

一直負責實際指揮的何塞注意到,在海盜船隊的中心位置有1艘體型巨大的船只,上面還有加裝的木質高塔。這個顯眼的目標,實際上就是張保仔艦隊的旗艦。之前,由于龐大的兵力規模,她一直得以隱藏在后排深處。現在卻由于大量的船只分散迂回,開始暴露在葡萄牙人的視野內。


虎門海戰:大清海盜張保仔的最后狂奔

19世紀的澳門 由岸基炮臺提供可靠的防御體系


明白其意義的澳門艦隊,立刻集中6艘護衛艦上的遠程火炮射擊。由于加裝了不必要的上層建筑,海盜旗艦的船體結構被大大削弱。在被炮彈不斷命中后,船體終于破裂浸水,并以最快的速度開始傾覆。周圍的其他戰船,由于失去了旗艦的巨大打擊而迅速潰散。張保仔雖然也得以死里逃生,卻從此失去了繼續突圍的希望。

此后的兩周,數萬海盜被全部封鎖在珠江以內,張保仔不得不向葡萄牙人求和。何塞便親自搭乘1艘小艇前往其駐地,接受整個紅旗幫的投降。同時,澳門當局也準備了較為合理的善后事宜。通過首席大法官米格爾的從中調解,昔日的海盜頭子得以在投降的基礎上加入清軍水師。于是,曾經讓清朝官府都忌憚無比的紅旗幫,一次性向水師上繳了270艘大小船只、1200門槍炮和大量的刀槍等冷兵器。張保仔也在之后的12年里,成為清朝肅清其他海盜的主力急先鋒。


虎門海戰:大清海盜張保仔的最后狂奔

成為清朝水師將領的 張保仔


縱觀這場持續數月的戰爭,無疑是在為幾十年后的歷史進行鋪墊。清朝對于珠江口等沿海地區的控制,實際上從未達到自己的理想狀態。每當時態發展到不可收拾,其最可靠的動員力量還是來自遭多重限制的澳門。但葡萄牙也已經不是那個可以獨立拱衛一方的海上強權,英軍可以輕易進駐的整體大勢,將在近40年后帶來影響巨大的鴉片戰爭。


虎門海戰:大清海盜張保仔的最后狂奔

張保仔及其部眾 將成為清朝剿滅其他海盜的急先鋒


至于在順從與反叛之間搖擺的本地海盜,還將在清朝的軍事體系中扮演水面王牌角色。他們的生活環境、接受的技術革新都讓內河的正規水師看上去相形見拙。哪怕是在太平天國戰爭的前期,他們都將不斷被抽調去北方的長江巡防。用半土半洋的戰船,為清帝國的生存而出力。

本文作者:冷炮歷史(今日頭條)

原文鏈接:http://www.toutiao.com/a6708421117465330188/

聲明:本次轉載非商業用途,每篇文章都注明有明確的作者和來源;僅用于個人學習、研究,如有需要請聯系頁底郵箱

Tags:張保仔   葡萄牙   歐洲   澳門   護衛艦   軍艦   法國   巴西   我在宮里做廚師   印度   斯里蘭卡   廣東   大西洋   武器   帆船   開普敦   海軍   Jeep指揮官   技術   東帝汶   珠江

搜索
網站分類
標簽列表
新疆时时源码